无糖

欲罢不能【ABO】

chapter3
*我,卡文了

*对不起我杀我自己

*今天依旧短小

*高冷闷骚主人格×暴力欺骗性第二人格

 

 

  周震南本来打算回家,他已经恢复主意识了。

  结果强行被赵天宇带回了他家。

  “你个omega多不安全。”

  ……你不也是?

 
  “他又来了?”洗完澡的周震南被赵天宇要求好好照顾他的宝贝儿子玩具熊。

  赵天宇瞥了他一眼,把吹风机收拾了起来。

  “可不是,还刚好赶上你发情期的时候。”

  周震南眼神开始凌厉起来。

  “发情期?”

  “那个alpha说的。他还临时标记了你来着。”

 
 
  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早说?

  “我也是才知道不久好吗……”仿佛看懂了他眼神里的意思,赵天宇撇撇嘴。

  “而且那个alpha高高帅帅的,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他怕你再出什么意外还特意留了名片呢。”

  “名片?”

  “对,你等会儿,我找找放哪儿了。”

  周震南现在只想把他这个发小的头拧下来看看是不是安反了。

 
 
  “找到了,这儿呢。”

  赵天宇杂七杂八翻了一堆地方,最后在衬衫口袋里找到了那张至关重要的名片。

  周震南拿过名片端详了一会儿。

  马伯骞,性别男,大学教授……这不是他的学校吗???

  他怎么不记得学校有这号人物?

 
  “好了好了,别看了,好歹人家救你一命,下次再见好好道谢,别瞎耍流氓。”

  赵天宇从周震南手中抽走名片放到桌上 。

  “耍流氓?”周震南再次疑惑。

  “不是你,是那个小兔崽子……用你的身体赖在人家alpha身上不下来。”

  看到周震南渐渐收紧的手,赵天宇仿佛听到自己的宝贝儿子熊命殒的声音。

 
  “冷静!冷静!好歹你清白保住有人家功劳在是吧?”

  赵天宇终于把自己的宝贝儿子熊从魔爪中成功救回。

  “睡觉。”

 

  周震南跟临时标记他的alpha再相遇,没想到这么快。

  尽管那天跟他见面的人不是周震南,可是看到他脸的那一刻,周震南心里有种直觉告诉他。

  他就是马伯骞。

  忽略这个有些尴尬的场景。

  他觉得这次见面还算……友好?

 
 
  周震南迟到了。

  准确地说,是赵天宇迟到了。

  今儿早一起床,赵天宇说自己这儿疼那儿疼。硬说是昨晚照顾他的锅。

  周震南不理他,去上课了。

  就在今天的两节课刚下,周震南准备回去的时候,接到了赵天宇的电话。

  “南南!快!帮我答个到!”

  “……”

   
  虽然赵天宇编了个因为胃疼不能起床的原因,但在看到手机上离赵天宇上课还剩两分钟分钟的时候,周震南还是在心里凌迟了他千百遍。

  虽然他算是紧赶慢赶到了教室,但他也很光荣地迟到了。

  正当他脑子里一边编造待会儿被问起迟到的理由,一边推门进去,眼神落到老师身上的那一刻。

  他心想,哦豁,完蛋。

 
 
  怎么就这么巧?

 
 
  马伯骞还在台上点名,余光看见门被推开。
他望过去,跟周震南四目相对。

  这是……那天晚上跟他一起的omega?

  马伯骞扫了一样花名册上最后一个没被点到的名字,轻声念道:“赵天宇?”

  周震南迅速反应过来,走进教室顺带关上了门:“是,老师。”

 
 
  “我是你们的新老师,我姓马,下次不要再迟到了,回座位去。”

  周震南讶异于这位alpha教师轻易地放过了他,但还是找了个座位坐下。

  一旁的吕泽州看好戏似的凑过来:“南南,又来帮天宇答到啊?”

  周震南没太多的反应,轻轻应了一句:“嗯。”

  吕泽州,话痨,赵天宇同班同学,早在第一次替赵天宇答到的时候俩人就认识了。

  周震南第一次见吕泽州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个脑子缺根筋的alpha,尽管他现在也是这么认为。

 
 
   “哎,南南,你知不知道我们新来的老师是个alpha?”

  “不知道。”周震南一边写着笔记一边应付着吕泽州喋喋不休的嘴。

  “想当初,他可是跟我一届的,我要是早毕业几年,估计也是你们老师。”吕泽州感慨着人生。

  所以留了两级还没毕业的你,为什么一点认真学习的觉悟都没有???

 

  就在吕泽州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无法自拔的时候,命运女神眷顾了他。

  “吕泽州,你来回答这道题。”台上的马伯骞盯他很久了,发现他一直不停地骚扰旁边的“赵天宇”,决定制止他这种行为。

  吕泽州站了起来,大脑一片空白。

  周震南把圈了答案的书貌似无意地往他面前一推。

  吕泽州状似不经意地一瞟,念出了答案,才险险过关。

  

  吕泽州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自己的小胸口。

  “幸好幸好,南南,多亏你了。没想到他刚来我就中招了。”

  周震南不予回应,把笔记往吕泽州那儿推了推,吕泽州才开始瘪着嘴抄起了笔记。

  他们的小动作马伯骞都看在眼里,只是任由他们去。

  只是令他有些想不通的是,昨天还在他怀里撒着娇要抱的omega,今天就冷漠地跟不认识他似的。

  这算是……欲擒故纵?

 

我更了!夸我!

更文完全靠心情

固定时间更新不存在的🙃

厚积薄发是我

或许哪天会发现我一天更了几章

不要怀疑

那一定是我爆肝而亡了🌚


欲罢不能【ABO】

chapter2

*有点羞耻

*因为我是个写清水的

*设定成年了的!!

 

 
  身体越来越热,周震南皙白的脸上已经开始泛起微红。

  他的意识正在渐渐流失,他闻到了来自身旁强壮alpha的玫瑰气息。

  这货是个alpha?

  意识流失得越来越快,他来不及想更多,他抓住了马伯骞的手。

 

  马伯骞感受到了手上微凉柔软的触摸。

  他微微低头,看到了面色潮红的周震南。他看到他果冻一般的唇嗫嚅了几下,对他说了三个字。

  “标记我。”

  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牛奶味儿。

  马伯骞还没来得及想为何这个初次见面的omega如此开放。

  周震南扑进了他怀里。

  他实在受不了了,身上的燥热和巷子里浓郁的芥末味。

 

  好像只有他身上淡淡的玫瑰味能能稍稍缓解他的痛苦。

  他就直接扑进了人家怀里。

  马伯骞释放出自己淡淡的玫瑰信息素,将周震南包裹了起来。

  周震南感觉似乎好了一些,可是又感觉一股无名的躁动。他抬头又想说些什么,看见了马伯骞的脸。

  逆着灯光挺直的鼻梁和嘴唇,还有正在看着他的这双眼。他朝他怀里吸了吸,又抬头,忽然冲他甜甜一笑。

 
  “哥哥,你好香啊。”

 
  马伯骞感觉自己脑子里的弦好像一下断了。

  他微低头,看着眼前的少年抱着他,眼神逐渐迷离,朝他怀里吸了吸,又冲他一笑,有点……可爱?

 
  他感觉呼吸一滞,而他下一句的哥哥更是要人命。

 
  他终于忍不住了。

  他低头吻住了小小的少年。

  他抱起来真的很小。

 

  周震南忽然被人堵住了嘴,好像开始有些凉快了。

  在马伯骞放开他的时候,他又微掂了下脚,亲了他一口。

  然后在马伯骞震惊的眼神中,他又被堵住了嘴。这个吻炽热而又漫长。

  迷离中,马伯骞找到了信息素的散发源,他一口咬住了他耳后的腺体,牛奶味逐渐消散。   

  他临时标记了周震南。

 

  周震南身体里的力气随着标记也渐渐抽离,他身体一软,被马伯骞抱住了。

  他一想,有个免费劳动的alpha也好,于是顺理成章地挂在了别人身上。马伯骞转了转身体,把他背在了背上。

  “我送你回去,你家在哪儿?”

  周震南无力地指了指酒吧。马伯骞微微皱眉,还是背着他进了酒吧。

  

  在吧台擦杯子的赵天宇一眼扫到了跟个死人似的趴在别人背上骗色的周震南。

  他朝马伯骞喊了一句:“这里!”

  马伯骞背着周震南走到了吧台,把他放在了吧台的椅子上。

  赵天宇一边擦杯子一边抱怨:“我的小祖宗,您又跑哪儿去了?我在吧里找一圈儿了 您这可倒好,闲成啥儿样了……”

  

  “他发情了。”

  “啊?”赵天宇还没反应过来。

  “你发情你到处乱跑啥?你还……等等?你说啥??发情了???”赵天宇意识回笼了。

  “在后门的小巷里被人围堵了,一堆混混。”

  “woc,肯定又是上次那群王八蛋。”

  “他被那群人的信息素影响,可能是提前发情了,我临时标记了他。”

  赵天宇刚想把这个趁机占便宜的王八蛋乱骂一顿,又想起好像是他救了自家的小崽子。

 

  “谢谢谢谢,实在给您添麻烦了。”这么一想,赵天宇还是谄媚了一把。

  马伯骞掏出了一张纸片放在桌上:“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什么意外,可以打我的电话。”

  “好的,再次感谢您。下次再来给您免单啊。”

  “不用了,我先走了。”

  马伯骞匆忙离开了酒吧。

 

  在吧台趴了十多分钟的周震南终于悠悠转醒。

  赵天宇一看他醒了,又开始老妈子似的唠唠叨叨。

  “您可醒了?睡得还行?”

  “小兔崽子发情期还给我瞎跑?”

  “还被一个陌生男人捡回来了?”

  “那男的看起来高高壮壮的,绝壁是个alpha!!!”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停。”周震南抬眼看了下赵天宇,懒懒地趴在吧台上,一手撑着头。

  “我可不是你那个闷骚发小周震南。”

  赵天宇感觉今天的反应总是慢半拍。

  “你是另一个?”

  “Bingo。”

  “而且那个小哥长得是真的挺帅的。”

  赵天宇:“……”

  所以这就是你用着他的脸到处调情的理由???

   

  “你们啥时候能换回来?”赵天宇其实很讨厌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的第二人格,这个兔崽子比周震南本人还能折腾。/手动再见/

  周震南一抬头:“怎么?不欢迎我?无所谓,反正我也不待见你。”

  赵天宇:……

  今天谁都拦不住他剁了这个兔崽子!!!

 

  周震南看着赵天宇气得牙痒痒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随手一顺,又把赵天宇刚倒的威士忌喝了。

  这酒……为啥这么烈?

  耳边赵天宇还在唠叨,他往桌上又一趴。

  “哎,你别趴,起来。”

  “那你得告诉我你们什么时候交换的吧?”

 
  赵天宇发现说了一堆没反应,正打算作罢,只听见周震南又冷清了些的声线。

  “几小时前。”

  “哈?”

  趴在桌上的周震南缓缓爬起,目光清明,一点都不像刚发过情的omega。

  赵天宇蒙了,又跟他四目相对了几秒,忽然意识到什么。

  “南南?”

  “嗯。”

欲罢不能【ABO】

chapter1

*ABO设定

*忠犬腹黑攻×双重人格受

*字数大概每篇1500或以上

*废话不多说

*签证永存

 
 
  路面很潮湿,散发着刚下过雨的新鲜泥土气息。

  酒吧斑斓昏暗的闪光灯使得此刻的气氛有些危险。

  他被一群混混包围了。

  “我是不是说过,要你别管这件事儿了?”为首的男人一步步逼近,哐当一声踹翻了废弃小巷里唯一一个空油桶,“怎么……就是不听话呢?”

 

  眼前的少年不为所动,依旧冷漠地注视着他。

  “周震南,问你话呢,哑巴了?”

  似乎是听到自己的名字,周震南终于开口了:“以多欺少,就是你的本事?”

  为首的男人笑了一下。

  “哈哈哈哈,不仅是我的本事,我今天还要让你见识见识!”

 

  说完便拿起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铁棍,一下挥起。

  周震南始料不及,抬起手臂挡住。

  身后的混混们一下冲了上来把他围住。

  周震南冷呵了一声:“你们抓我一个学生,阵仗还真是大。”

  “这只是你多管闲事的代价而已,动手。”混混们得到指令,相继蜂拥而上。

 
  就在周震南解决了冲在最前面的两个之后,混混们开始忌惮他了,呈包围状与他僵持着。

  “愣着干什么,抓住他!”为首的男人再次发动指令。

  混混们再次冲了上去。

  混乱中,周震南感到脑部忽然被重重一击,不知道是谁,拿铁棍砸中了他的头。

  他耳朵里嗡嗡作响,有些晕眩,强撑着意识。就在此时,第二棍忽然落下,他听到一声闷响。

  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老大,他晕了。”一个混混看着倒下去的周震南向为首的男人询问下一步的动作。

  “放心,死不了。不过听说他是个omega,既然今天落在我手里,那就让大家尝尝鲜好了……”说着,他先朝着昏迷的黑色短发少年走去。

 

  马伯骞后悔了,他不该在即将任职的前一天答应这群损友出来喝酒。

  在他被灌下不知道第多少杯的时候,终于冲出去吐了。

  吐着吐着听到旁边的巷子里传来打斗声,他好奇走过去看了看,看到一堆人对一个少年准备下手。

  他二十多年的英雄梦一下被点燃了。

  

  就在猥琐的男人要碰到少年的衣领时,听到了一道陌生的声音。

  “住手!”

  所有人回头一看,发现是个站都站不稳的醉汉,嗤笑起来。

  “喝醉了就别多管闲事,回家喝奶去。”

  马伯骞一听,怒了。嘿,他今天还非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马伯骞和一群混混缠斗了起来。

 
 
  事实证明马伯骞喝的酒应该都进脑子里了。

  周震南睫毛轻颤,不知道哪里的打斗声传进耳朵里。

  他一睁眼,看见一个穿着不错的……醉汉?被一堆混混按在地上打。

  他缓缓从地上爬起,感受到了脑部的刺痛。

  “老大,这雏儿醒了。”

  为首的男人一回头,见周震南醒了,猥琐一笑:“醒了好,醒了更好伺候。”

 
  周震南还在琢磨他话里的意思,余光瞟见男人扔在一旁的铁棍,脑部又一阵刺痛,忽然明白自己头上的伤哪儿来的了。

  他凌厉地扫了一眼在场的人。

  “就凭你们?还想上我?反清复明的梦做多了吧?”语气极度嚣张。

  为首的男人被他的反应弄得一愣,随即又道:“哟,现在倒是伶牙俐齿,待会儿就让你跪着求饶。”

  说着,混混们又与他周旋起来。

  周震南反手折了一个混混的胳膊,又回头一脚踹中了另一个的命根子。

  三下五除二解决了一堆混混。

 
  他捡起为首的男人之前丢下的铁棍,拖在地上,发出刺啦的声音慢慢地走近他。

  “跪下,说不定我还能饶了你。”

  为首的男人没预料到此时的状况,身体微微颤抖着,下一秒朝外面飞跑而去。

  周震南举起铁棍就是猛的一敲。

  刚刚还在试图逃跑的男人晕了。

 
  周震南拿铁棍仔细戳了戳他的脸,闻到一股芥末味儿的信息素。

  呵,一个即将发情的omega。他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报复他的绝佳方法。

  他把所有的混混扔在一处,累得满头大汗,他环顾四周,看到还坐在地上楞楞地看着他的马伯骞。

  一凶:“你!过来帮忙。”马伯骞醉意醒了大半,忙起身帮他拖人。

  等到他们俩把人都丢好在那儿一堆的时候,小巷里的芥末味儿已经散发开来。

  马伯骞还有半分的醉意被这芥末味儿熏散了不少。

  他皱了皱眉:“芥末味儿的omega?”

  “嗯哼。”周震南看着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转身躲去了拐角。

 
  芥末味儿把地上的混混都刺激醒了。

  他们大概是没想到自己的头儿是个omega,可又经不起信息素的刺激和omega的诱惑。

  他们开始朝芥末味的主人发起侵略,尽管这芥末味让在生理中的他们很痛苦。

  不一会儿传来了惨烈的哭声和不够尽兴的爽叫声。

  他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折磨。

 
  就这么一会儿,周震南遮了遮鼻子:“真有点儿受不了,唔……”

  周震南开始感觉到身体有些燥热了,意识到自己也是个omega,他忽然反应过来。

  zhai种周震南,你他妈出门没吃抑制剂???

  他简直要被自己蠢哭了。

偷偷放几张我cp美照,应该没人看见🌚

*图一KA
*图二OG
*图三椰奶
*图四哥嫂
*图五签证
*over

咖啡冻奶

短篇日常

*年下小狼狗攻✘年上傲娇受

*第一篇同人要献给入坑剧一年生

*甜文说十遍

*时间线kong大二学长大四

*我永远爱学长学弟!!!

*这篇很久以前就写了!现在才发!但我爱他们!

*去看泰剧一年生!你会回来感谢我的!!!

 

  Sotus大学的体育馆里,整整齐齐地坐着本届正在接受训练的一年生们,而使他们不敢轻易出声的人,正是一群大二教官中突兀的红衬衫学长。

  梳着背头,眼神犀利,扫视一圈后,准备开口。

   “工程学院的一年生们,你们好!我是你们大四的学长Arthit,今天你们的总教头Kongphop因病请假,所以由我来代替对你们今天的训练,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许是音量大得一年生们恐颤,所有人都不敢抬头看他。

  “明白。”声音整齐划一。

    一旁被拉来凑数的Bright吧咂了下嘴,看来今天学弟学妹们又要倒霉了。

  你们问我为什么在这里?还不是被拉过来的啊。死Plame不知道跟二年级的Ward跑哪里去了,Not又被家里逼着相亲。

  只有他。一条……呸,一个单身狗!被拖来训练!天!理!不!容!!!/面条泪jpg.

  

   “哎,学长,今天什么状况啊?”站在后排的M悄悄凑到Bright身边询问。

  “你们不知道?我以为Arthit跟你们商量了之后才决定来替今天的训练的。”Bright嘴唇不动,目视前方用喉咙发音。

  “不是,我们不知道今天Arthit学长要来哎……”Pair也凑过来耳语。

  所以——众人望向站在中(c)间(位)的Arthit。

  Bright想骂娘。

  “我呸!狗男男,又拉劳资当炮灰。”

  “Kong现在越来越上道的感觉。”

  “这一嘴喂得我有点儿激动怎么回事??”

  “你们只要聊天就能完成训练了是吗?”Arthit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你们三个,原地抱头,两百个上下蹲,立刻执行。”

  Bright又想骂娘。

  在一年生们完成了第三轮的体能训练之后,Arthit开始频繁地看时间。

  他有些焦虑。Bright正想问他怎么了,余光见门口站了一个人。

  Arthit一转头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Kongphop。

  Kongphop向他走来,Arthit急忙快步到他面前,把他左右翻转察看了一番。

  “学长……”

  “你怎么来了?”Arthit眼眶有些泛红。

  “把姐姐送到医院检查,通知了姐夫就赶来了。”

  “姐姐没事吧?”

  “她和孩子都没事,有点擦伤而已。”

  “那你呢?”

  “我没事,就是……头有点儿晕。”

  “发烧还没好吗?”Arthit说着用手在Kongphop额头上试了试温度,发现这个方法行不通,又踮着脚用自己的额头够他的额头。

  Kongphop怕他摔着,腾出一只手在Arthit身后护着。

  Arthit跟他贴了贴额头,发现温度异常地高,就开始骂了:“发烧还没好就敢开车?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病号?”

  “学长,对不起……”Kongphop一边道歉一边咧着嘴笑。

  “再有下次你就滚去跟M睡!”

  “是。不会有下次了!”

  他才不想跟M这个臭直男一起睡。

  M:???我怎么了?我又怎么你们了???

  “害得我以为你出事了……  ”

  “学长是在担心我吗?”

  “没有!我看你这么皮,好透了是吧?”

  “不是……学长,我头好晕。”说着,Kongphop一副站不稳的样子。

  Arthit扶住他,牵着Kongphop的手就想带他回公寓。

  忽然想起什么,Arthit刚要回头,Kongphop制止了他,转身对身后的一年生下指令:“所有一年生听口令,原地做完两百个仰卧起坐后解散。”

  然后拉着Arthit走了。

  嗯,没错,走了。

  在场一年生以及大二教官外带一只单身狗Bright:???

  Bright今天依旧想骂娘。

文案懒得想照搬之前那遍
◎纪念一下第一个把我写进文里的同学
◎不多说自行感受一下
◎转自娇羞又期待并且完美的脸上没有一颗痘的黄芪
◎我现在灭口她来得及吗系列

芪孒:

一个神秘的小镇
https://zine.la/article/c1e1c40f21a64cd094d251b2ad800a2f/

这篇文送给@winkoss-vinctor @兔子 
友情客串@半夏微澜yal、 @今天依旧冷酷 等人

祝你们七夕快乐,然后每天都快乐


等了那么久的一年生终于到逐月二了
我一个爆炸开心!!!🌚

这是几个月后的我:
不是原班我告辞🙃

深陷abo设定无法自拔可怎么办